博客和新闻

医疗招聘和新冠疫情影响

全球医疗工作者面对疫情的威胁仍在坚持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与此同时,高管和人才领导者也在关键性医疗领域面对另一场挑战:

人才寻源和引进活动。

现阶段的新冠疫情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人才寻源和管理的方式。对医疗行业来说, 一方面它一直被列为全球经济中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涵盖高达12%的美国劳动力);另一方面,这个行业很难吸引和留住人才也是众所周知的。这正是医疗行业的独特之处。据观察,我们的很多客户,作为临床组织领头羊,正在经历一些变化。鉴于疫情只会进一步加剧前文提到的医疗行业两面性(具体原因将在以下内容讨论),我们认为现在正是分析这些变化的最佳时机。

本文将简要概述当前医疗人才引进的趋势。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招聘活动虚拟化

传统的医疗招聘步骤繁琐、流程耗时且落后,因而常被人诟病。角色,资格预审、能力测试、基于行为的情景和实验室技能考试,以上说的这些往往只是岗位申请手续的冰山一角。候选人常常被要求长途跋涉去考试地点进行资格检查、各种级别的候选人筛选(即刑事、民事、毒品等)以及多轮面试。然而新冠疫情的出现对社交距离和职业距离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各医疗组织不得不对人才引进流程进行重大调整。

从虚拟招聘会到视频面试,各医疗组织(包括很多我们的客户)正在竭尽全力为招聘人员提供工具,确保寻源、招聘和新员工入职的工作能够在当前环境下高效地进行并争取实现规模化。一线的临床医生和必要的护理工作者岗位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人才管道瓶颈。许多人才引进部门对此感到十分担忧。我们预计当前的不确定性将继续鼓励,并在某些情况下,迫使整个行业转向虚拟招聘技术和流程(即我们所想的候选人和招聘人员双赢局面)。

简化招聘的新立法

如上所述,传统的医疗招聘时间线往往耗时耗力。人才寻源活动进展“缓慢”的根源在于:医疗许可仅在特定的州有效。例如,一般情况下,新泽西州的居民,在取得护士执业执照后,必须先遵守该州的认证和执照规定,而不能直接穿过本富兰克林桥前往宾夕法尼亚州从事新工作。虽然某些州之间有重叠或共享的执照约定,但大多数州都保留着定点招聘的规则。这些规则限制了跨州的劳动力流动。

在疫情初期,各州之间缺乏统筹安排。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分散、甚至有时不充分的应对措施。许多州认识到了加快聘用一线临床医生的紧迫性,于是提出立法,旨在减少雇用壁垒和简化(至少暂时是这样)医疗专业人员的跨境招聘和入职。全球都在准备应对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疫情。我们预计接下来会有一步的立法/游说措施,以加快跨境医疗招聘。

人才缺口随着供需波动扩大

其实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医疗人才的缺口对人才引进人员来已经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而现在,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医疗领域的超高人才流失率(特别是护理职位)与合格的初级护理人员持续短缺的形势(尤其是在农村地区)越发严峻。四月有140万个医疗岗位流失(主要是基层医疗服务提供者),且雇用率同比下降19.4%。整个行业风光不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专业人员和一线临床医生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从呼吸专科医生到重症监护护士,招聘部门正努力满足用人的需求,尤其是在洛杉矶和纽约等疫情重灾区。一些特定职位早已被可能出现的职业倦怠所困扰(更不用说正逐渐老去的婴儿潮一代工作者),而这种职位的需求增加就意味着医疗组织正重新思考如何激励和吸引合格的候选人。工资在美国全国许多地区出现大幅增长。人才引进团队期望在艰难时期满足对专业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我们也期待员工福利重新受到关注。

重新关注雇主品牌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强调这一需求,即提倡医疗人才引进人员重新评估和构想候选人体验。从个性化,到全渠道沟通,再到申请流程简化,医疗业是时候去充分整合这些在其他行业招聘已成标配的寻源要素了。信息传递和关键主题(即品牌)是候选人体验演变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这也是各组织在应对2020年特殊挑战时所传达的信息。

此时此刻,医疗专业人员凭着过人勇气并带着非凡的使命感从事高危暴露工作,但我们不能将这样的生活视作理所当然。医疗利益相关者必须通过一致且共情的信息传递来体现员工价值。新的现实要求组织优先解决对员工/候选人至关重要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个人防护装备(PPE)的质量和可用的精神健康资源。行业在不断地适应新的疫情招聘准则,我们也真诚地希望那些优先考虑去传递真实共情消息的组织收获更好的人才引进成果。

总结

尽管未来几个月可能会给医疗人力资源带来意想不到的新挑战,但我们的客户会积极面对新冠疫情的逆境。与此同时,各组织也希望通过强大的内部人才流动计划和临聘员工市场来克服人才短缺的问题 。我们也期待Avature一流的人才管理生态系统可以助这些组织一臂之力。如果您想了解更多信息,请不要犹豫,立即联系我们的专家。

更多相关内容